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千万富翁与川妹子演绎忘年恋亲子鉴定击碎痴

2018-10-30 12:19:40

千万富翁与川妹子演绎忘年恋 亲子鉴定击碎痴情

去年底,北京千万富翁史精忠向南部县人民法院起诉,状告其前妻、南部籍女子殷梅偷卖了他在西安购置的一酒店,该院一审判决殷梅赔偿史精忠107万元。在南充中院对本案进行审理期间,专程前往北京,于9月23日采访到了事件的当事人史先生,揭开了这对相差36岁的男女离奇的爱恨情仇……

富翁征婚求佳丽

美女应征玩游戏

今年65岁的史精忠,原籍山东聊城,10余年辞职,到北京开发房地产,很快跻身千万富翁的行列。他的任妻子是上海人,离婚后嫁给一位美籍华人,随丈夫去了美国。史精忠发誓要找一个各方面超过前妻的女子。2008年7月,他在《科学生活》杂志上刊登征婚广告,来应征的女子络绎不绝,其中就有殷梅。

2008年8月的一天,史精忠与殷梅在北京木樨园百荣商场附近的车站见面,殷梅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像一株亭亭玉立的牡丹,让史精忠一见倾心,因殷梅有事要走,他约她第二天到他办公室详谈。

第二天上午,殷梅如约来到史精忠的办公室,她自我介绍说,她24岁,四川南部县人,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现在北京一家公司打工。史精忠也介绍了自己的一些情况,离异不久,有两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二人次见面后史精忠塞给了殷梅一万元现金。

这以后,殷梅十天半月来与史精忠见面一次,他发现她对自己并不热情,像是在应付。一天她对史精忠说:“我妈妈病了,你能借点钱给我吗?”史精忠前后给了她2.3万元,把她母亲的病治好后,又给了她5000元回家的路费。

与殷梅接触一个月后,她对史精忠说:“我怀孕了。”史发现她的腹部已微微隆起,便说孩子不是自己的。她没有申辩,从此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他打她的,一直关机。

半年后,殷梅突然给史精忠发了条短信:“你还能接受我吗?”史精忠其实一直在思念她,她的身材和肤色让他痴迷不已,于是回信说:“如果你是认真的,那就来吧。”殷梅很快来到了他的身边,向他解释说:“我觉得你是一个有心的男人,上次和你在一起时,我其实已有一个男友,我向他借3000元给妈妈治病,他一直不给。你掏钱把我妈的病治好后,我一直很感激,与前男友分手后,就来找你了。”[1][2][3][4]下一页藕断丝连再相逢

儿子出世情更浓

这次复合后,二人依然十天半月才见一次面。两个月后,殷梅说她怀孕了,史精忠怀疑孩子不是他的,她却斩钉截铁地说:“就是你的,你不认账我就把孩子生下来去做鉴定。”史精忠认为她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也没当一回事。数月后的一天,殷梅突然给他打来说:“孩子5个月了,医生说可以通过羊水做亲子鉴定,我正在医院抽洋水,你快过来吧!”史精忠尽管吃惊,还是立即赶到医院,等她抽过羊水后,二人一同去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做了鉴定,几天后鉴定结果出来了,医生模棱两可地说,孩子是史家人的,但不是史精忠本人的,可能是羊水抽取中受到污染的缘故吧。殷梅和史家其他男人都不相识,史精忠认定孩子是自己的,可他年龄大不想再要孩子,但殷梅坚持要生,史精忠只好给了她5.5万元,让她自己去生孩子。

殷梅很快去西安保胎,那是她上中学的地方,她哥哥在那里跑出租车。在胎儿8个月时,史精忠来到西安,在东二环给殷梅买了套126平方米的三居室,不久殷梅产下一子,取名史崇富。

儿子出世后,史精忠再次来到西安,他和殷梅都非常开心,经常一同抱着孩子在小区散步。史精忠感激她为自己的付出,当殷梅提出借钱为其哥哥买辆出租车时,史精忠当即拿出33万元,给她哥哥买了一辆带4年营业权的出租车。

不久,殷梅提出回北京生活,史精忠答应了,将西安的房子卖了63万元,又添钱在北京给她买了套价值200万的房子。殷梅又想投资开饭馆,史精忠又拿出55万,为她开了一家“香罗”饭馆,因地段和经营不善,55万很快赔光了。殷梅又提出在她老家南部县城买套房子,史精忠又拿出39万元,在南部县城买了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又花9万元装修了房屋。不久他还送给了她一辆轿车。前一页[1][2][3][4]下一页神秘短信惹风波

同床异梦是非多

后来殷梅提出想到史精忠公司工作,史精忠毫不犹豫地让她到公司担任了一名经理。在孩子出世后的一年多时间内,这对“老夫少妻”过着形影不离的舒心日子,让史精忠非常满足。直到有一次,史精忠无意在殷梅里发现了一条短信“我爱的是你不是她”,发短信的人是龚亮,一个房产中介公司的店长,已婚。这把史精忠气得够呛,可殷梅说他与龚亮是闹着玩的,并无出轨之事,并保证今后再不和他来往,但后来史精忠发现殷梅与龚亮的联系反而更加频繁。2011年10月的一天下午,史精忠谎称有事到外地去,晚上不会回来了,傍晚却偷偷回到了家,但房内空无一人,他给她发去一条短信:你在干什么?很快收到了她的回复:在家看电视。感到受了欺骗的史精忠一夜难眠,次日凌晨5点,殷梅才回来,说自己夜里喝了瓶啤酒,开车去公园门口睡着了。史精忠根本不信,便提出分手,殷梅当即冲向窗户,要以死证清白。史精忠急忙抱住她,连声说原谅她,她才罢休。后来,史精忠发现殷梅偷卖了他开发的租赁房近十套,当他阻止她继续出售租赁房时,被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拳打脚踢, 110民警把她带进了派出所。史精忠心软了,到派出所将她保了出来。谁知过了没几天,殷梅又因言语不合当众给了他一巴掌,将他打成耳膜穿孔,构成了轻伤。被抓进派出所的殷梅怕负刑事,苦苦哀求史精忠放她一马,史终又原谅了她。

2012年5月19日上午,殷梅给史精忠打说要与史精忠结婚,什么财产都不要,只想好好过日子。史精忠有些感动,答应让她到自己住处重述旧好。前一页[1][2][3][4]下一页反目成仇终分手

内幕揭开难回首

5月19日下午4时许,殷梅来到史精忠在北京天通苑西二区的住处。二人亲热后,殷梅突然伸手在史精忠身上用力抓了几下。他当时莫名其妙。殷梅离去后一个多小时,史精忠被民警带到了派出所,原来殷梅报案称被他强奸了。这时史精忠才如梦初醒,明白她起先抓他是为了制造自己强暴她的证据。

史精忠被关了半个月,被无罪释放。

尽管受到殷梅的种种伤害,可当她再次提出要与史精忠结婚,并扔给了他一份在四川一司法鉴定所鉴定的亲子报告后,对殷梅痴心不改的史精忠还是动心了。2012年10月31日,这对年龄悬殊36岁、纠纷不断的“冤家”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可是,结婚5个月后,殷梅瞒着史精忠,将他在西安用134万元购置的一座酒店偷偷卖了,获利68万元,随后便玩起了失踪。史精忠想尽办法寻找她,可她始终杳无音信。2013年6月,史精忠终于联系到了殷梅的家人,但却得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殷梅的一个胞弟对史精忠说,姐姐与其结婚是为了骗取史的钱财,她曾让他去购买一种能让人失去语言和行动功能的毒药,准备谋害史精忠,以便控制他的财产,因价格太贵他没有买。其弟还揭发说,史精忠与殷梅在结婚前做的那次亲子鉴定,是姐姐让他请人伪造的假报告,同真报告掉了包,史崇富根本就不是史精忠的骨肉。史精忠立即到四川那家司法鉴定所调出了真的鉴定报告,结论果真与殷梅的弟弟所说一致,这让史精忠彻底崩溃了。不久,他还获知了两个同样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一个是殷梅与他初次见面时,刚刚结婚,并怀上了前夫的孩子,为了给她母亲治病,冒充大姑娘与史相识,几个月后离了婚,才投入了他的怀抱;二是她开饭馆时,认识了一个姓郑的女子,她委托郑姓女子雇凶制造交通事故谋害史精忠,经郑的家人制止,阴谋没有得逞。2013年夏天,史精忠同殷梅离了婚。当年底,史精忠向南部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就殷梅私自出售他在西安的酒店向其索赔。今年4月10日,该院一审判决殷梅赔偿史精忠107万元,殷不服,向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目前,南充中院正在对本案进行审理。 (本文人物均系化名)(南充晚报何显飞)

原标题:千万富翁与川妹子演绎忘年恋亲子鉴定击碎痴情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

白标平台搭建
螺旋提升机
手机打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