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功狗蒋梦麟学者的单纯自传

2019-11-21 02:06:54 来源: 成都信息港

 

 

 蒋梦麟的自传《西潮》,不是一个学者单纯自传,而是一所大学和一个时代的见证。蒋梦麟任北京大学校长长达17年,他自嘲和傅斯年是“北大功狗”。蒋梦麟作为教育家,曾任孙中山的秘书,经历了重大历史事件,所以他写的自传,有点像回忆录,也有点像近代史,他自称:“在急遽递嬗的历史中,我自觉只是时代巨轮上一颗小齿轮而已。”

  《西潮》中呈现了宏大的历史背景和饱满的私人生活细节,交相辉映,比如孙中山之死,战时的长沙,战时的昆明。但更重要的是,蒋梦麟作为接受西方文明的知识分子,探讨的中国为何落后、中国如何走上现代化的道路、中国文化的优势和先天缺陷、中西文化的比较等重要问题。这些问题,是那一代人自觉的使命和责任,是他那一代人留给我们的历史足迹。历史和现实紧密相连,对现在仍有重要的意义。

  让我们看看蒋梦麟的人生道路。不妨从他的人生中看历史的风云际会,感受他的探索、思考与忧患。

  蒋梦麟1886年出生于浙江余姚,晚清的浙江得风气之先,作为通商口岸的宁波更是西潮涌动。蒋梦麟自觉地调整人生航向,以期适应西方文化的主流。蒋梦麟于光绪三十年(1904年)考入上海南洋公学,后自费留美。蒋梦麟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主修教育学;历史与哲学为两附科,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是教育哲学家杜威的得意门生,与胡适之、陶行知等人同门。回国后因黄炎培的关系参与江苏教育会,具体负责江苏教育会与北大合办的《新教育》杂志,由此与北大发生了联系,被聘为北大哲学系教授,主讲教育学及教育学史。

  五四运动过后,蔡元培辞去北京大学校长一职,委派蒋梦麟前往代理。“七七事变”爆发时,蒋梦麟在庐山参加会议。蒋梦麟由南京到了杭州,在杭州,他目击了日本的飞机轰炸杭州的飞机场,也得知了北方的三所大学南迁在长沙组建联合大学的计划,经过考虑,蒋梦麟同意了这个方案。

  长沙临时大学组建以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校的学生都陆续来了。然而随着战火的蔓延,长沙随时有受到敌人攻击的危险。在蒋梦麟的建议下,联合大学西迁到昆明。19 9年9月,联合大学再度扩充,学生人数已达三千人。很多学生是从沦陷区冒着生命危险,穿越火线到达自由区的。蒋梦麟在《西潮》中写道:“我的儿子原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战事发生后他也赶到昆明来和我一起住。他在途中就曾遇到好几次意外。有一次,他和一群朋友坐一条小船,企图在黑夜中偷渡一座由敌人把守的桥梁,结果被敌人发现而遭射击。另一次,一群走在他们前头的学生被敌人发现,其中一人被捕,日军砍了他的头悬挂树上示众。”

  值得一提的是,蒋梦麟在跑警报的空隙,用英文写下了他前半生的自传《西潮》。跑警报没有办公桌椅,写中文需要郑重其事,颇为不便,于是,他决定用英文来写。

  伴随着抗战胜利,蒋梦麟随着宋子文组阁担负起行政院秘书长一职。在这种情形下,告别了执掌17年的北大。

  傅斯年曾说过:“蒋梦麟的学问虽不如蔡元培,办事却比蔡元培高明。而我的学问及不上胡适,但办起事来,要比胡适来得高明。”蒋梦麟听了深表赞同,对傅斯年说:“蔡、胡两位先生是北大的功臣,而我们两人不过是北大的功狗罢了!”

  如此妙喻,尽显梦麟先生的性格,其中既有掩饰不住的自得,也有那么几分苦涩的成分。虽然后来他走向了仕途,但北大的经历,已然成为蒋梦麟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与他的一生血脉相连。

 

来源:广州日报 

 

  蒋梦麟的自传《西潮》,不是一个学者单纯自传,而是一所大学和一个时代的见证。蒋梦麟任北京大学校长长达17年,他自嘲和傅斯年是“北大功狗”。蒋梦麟作为教育家,曾任孙中山的秘书,经历了重大历史事件,所以他写的自传,有点像回忆录,也有点像近代史,他自称:“在急遽递嬗的历史中,我自觉只是时代巨轮上一颗小齿轮而已。”

  《西潮》中呈现了宏大的历史背景和饱满的私人生活细节,交相辉映,比如孙中山之死,战时的长沙,战时的昆明。但更重要的是,蒋梦麟作为接受西方文明的知识分子,探讨的中国为何落后、中国如何走上现代化的道路、中国文化的优势和先天缺陷、中西文化的比较等重要问题。这些问题,是那一代人自觉的使命和责任,是他那一代人留给我们的历史足迹。历史和现实紧密相连,对现在仍有重要的意义。

  让我们看看蒋梦麟的人生道路。不妨从他的人生中看历史的风云际会,感受他的探索、思考与忧患。

  蒋梦麟1886年出生于浙江余姚,晚清的浙江得风气之先,作为通商口岸的宁波更是西潮涌动。蒋梦麟自觉地调整人生航向,以期适应西方文化的主流。蒋梦麟于光绪三十年(1904年)考入上海南洋公学,后自费留美。蒋梦麟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主修教育学;历史与哲学为两附科,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是教育哲学家杜威的得意门生,与胡适之、陶行知等人同门。回国后因黄炎培的关系参与江苏教育会,具体负责江苏教育会与北大合办的《新教育》杂志,由此与北大发生了联系,被聘为北大哲学系教授,主讲教育学及教育学史。

  五四运动过后,蔡元培辞去北京大学校长一职,委派蒋梦麟前往代理。“七七事变”爆发时,蒋梦麟在庐山参加会议。蒋梦麟由南京到了杭州,在杭州,他目击了日本的飞机轰炸杭州的飞机场,也得知了北方的三所大学南迁在长沙组建联合大学的计划,经过考虑,蒋梦麟同意了这个方案。

  长沙临时大学组建以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校的学生都陆续来了。然而随着战火的蔓延,长沙随时有受到敌人攻击的危险。在蒋梦麟的建议下,联合大学西迁到昆明。19 9年9月,联合大学再度扩充,学生人数已达三千人。很多学生是从沦陷区冒着生命危险,穿越火线到达自由区的。蒋梦麟在《西潮》中写道:“我的儿子原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战事发生后他也赶到昆明来和我一起住。他在途中就曾遇到好几次意外。有一次,他和一群朋友坐一条小船,企图在黑夜中偷渡一座由敌人把守的桥梁,结果被敌人发现而遭射击。另一次,一群走在他们前头的学生被敌人发现,其中一人被捕,日军砍了他的头悬挂树上示众。”

  值得一提的是,蒋梦麟在跑警报的空隙,用英文写下了他前半生的自传《西潮》。跑警报没有办公桌椅,写中文需要郑重其事,颇为不便,于是,他决定用英文来写。

  伴随着抗战胜利,蒋梦麟随着宋子文组阁担负起行政院秘书长一职。在这种情形下,告别了执掌17年的北大。

  傅斯年曾说过:“蒋梦麟的学问虽不如蔡元培,办事却比蔡元培高明。而我的学问及不上胡适,但办起事来,要比胡适来得高明。”蒋梦麟听了深表赞同,对傅斯年说:“蔡、胡两位先生是北大的功臣,而我们两人不过是北大的功狗罢了!”

  如此妙喻,尽显梦麟先生的性格,其中既有掩饰不住的自得,也有那么几分苦涩的成分。虽然后来他走向了仕途,但北大的经历,已然成为蒋梦麟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与他的一生血脉相连。

  (实习编辑:项雷)

 

 

 

 

沧州牛皮癣
贵阳哪里看癫痫
深圳正规妇科病医院
安阳市新区医院怎么样
新密市矿区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