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摔幼童男子涉嫌故意杀人被拘事发时身上带有

2018-10-28 12:05:56

摔幼童男子涉嫌故意杀人被拘 事发时身上带有酒气

昨天,嫌疑人韩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另一名嫌疑人李某于昨天中午到大兴分局投案自首。目前,被韩某重摔在地的受害女童伤势严重,仍在抢救中。23日晚上8点50分,在大兴区庑殿路西侧一公交站旁,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子经过时,与一辆轿车内的两名男子发生冲突。车内男子下车打了女子后,将两岁女童抱起重摔在地(昨天本报曾报道)。

事发

施暴男子身上有酒气

多名目击者称,事发后,不少在附近吃饭、散步的人都前来围观。“一开始,还以为是小两口吵架,但越看越不对劲”,一名目击者称,直到男子将孩子重摔在地后,围观者才反应过来,开始制止施暴男子。

目击者周先生称,有围观者上前制止重摔孩子的男子,“把他推搡到公交站后的小树前了”。目击者称,两名施暴男子是坐一辆轿车来的,摔女童的男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起冲突后,轿车驾驶员也下车打了女子几下,之后便让副驾男子赶紧一起离开,“有个年轻人赶紧上前阻止二人逃离,但被对方反抗挣脱,手都划破了,也没能阻止他们离开现场”。

多名目击者称,事发后,白色轿车快速沿庑殿路向南驶去。另据了解,事发时摔女童的男子身上有酒气。

追访

女童处于脑死亡状态

昨天上午11点半左右,天坛医院住院部4层综合ICU病房前,受害女童的父母神情低落,沉默不语。女童的母亲呆坐在一处角落里,不断地呼唤着女童的名字,“宝宝,你能听见妈妈的声音吗?加油!加油”,其身旁摆放的是为孩子准备的小玩具、小被子。

随后,女童母亲一人进入ICU,其余亲朋好友在病房外不时失声痛哭。女童母亲的同伴确认,女童仍在重症病房内接受治疗,但并未透露详情。不久,医生来到ICU门口,向女童的父母及亲友通报孩子伤情。

昨天下午,近10名守候在四层大厅处,但都不忍过多打扰女童的家属。

天坛医院宣传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孩子病情严重,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需以警方通报为准。昨晚,据警方透露,受害女童目前伤势严重,仍在抢救中。据知情人介绍,受害女童处于脑死亡状态。

截至发稿时,未见女童从ICU病房内推出。

发布

同行嫌疑人投案自首

昨晚,据警方发布称,23日20时50分许,在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发生一起恶性案件。二名驾车男子因不满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挡道,双方发生争执。过程中一名男子将该女士打倒后,又将婴儿车内的女童摔在地上,导致女童严重受伤。

案发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破工作。经细致走访,专案组很快锁定作案嫌疑人。24日15时许,在案发18小时后,专案组将隐匿在房山一温泉会馆内的嫌疑人韩某(男,本市丰台区人,曾因盗窃罪被判刑)抓获。7月25日,韩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事拘留。另一名嫌疑人李某(男,本市海淀区人,曾因抢劫罪被判刑)于7月25日中午到大兴分局投案自首。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专家说法

犯罪心理累加引发手段残忍

因停车口角将孩童摔在地上,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造成了如此残忍的行为?对此,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犯罪心理分析、心理测试技术专家武伯欣表示,这是其独特的经历造成的各种犯罪心理的累加,不是单一的口角因素造成的。

据了解,1974年出生的韩某,曾因为犯盗窃罪,且因数额巨大被判无期,后来改为17年,去年刑满释放。

武伯欣表示,有的人在监狱里面能改造好,但有的人不但本身没有改造好,反而增加了一些原来没有的东西,比如残忍的性格。再加上可能受到不良狱友的影响,会变得比之前问题更大。此外,如果对他的判刑起初比较重,后来又减刑,对他的心理影响也会比较大,心理上会有一种“莫逆的审判”,对自己的刑罚认识不正确。此外,在其出狱后,可能会受到社会氛围的影响,比如有可能遭到周围人的白眼,找不到稳定的工作等。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会造成他对社会的不满。在碰到口角这种小事时,这种不满就宣泄出来,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他的这种残忍行为,并不是口角单一的因素,而是因为其被招惹后,犯罪心理的累加作用造成的。

武伯欣表示,社会应该从这件事上反思判刑和监狱生活对他产生的心理影响。

[1][2]下一页□人物

年少犯重罪出狱就作恶

嫌疑人韩某生长在怎样的环境下,有着怎样的人生履历,个性怎样?昨天,前往其出生并成长的地方探访。

租户称韩某家人和气

昨晚6点,来到丰台区三角地46栋,这里是原航天某厂的宿舍楼。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韩某1974年出生,小时候曾住在这里。附近居民介绍,韩某的父亲为某航天厂的木工。1988年该栋楼建成后,韩某随其父亲入住这里。

随后前往韩某曾居住的家,一名中年妇女开门外出。她确认了房东确实是韩某的父亲,“我在这里租住了七八年,和房东一直没什么交往”。在她印象中,房东一家人都很不错,挺和气的,从来不刁难房客。

小时候不怎么着家

“孩子挺聪明的,见着我就叫大伯”,邻居贾大爷至今还记得那个曾经十几岁的韩某。贾大爷和韩某的父亲是同事,所以两家认得。贾大爷回忆,有一次过年的时候,他看到韩某和另外一个孩子在邻居家门前放鞭炮,“小孩挺聪明的,就是太淘气,见到我来了,两个孩子才不敢放了”。

住在3楼的韩大爷也记得当时的韩磊,“他经常和同住在这楼的几个孩子一起玩,每天都不怎么着家”。

十几年前被判无期

贾大爷称,十几年前的一天晚上,十几个刑警进入他们楼道,“直接就上了6楼把韩某带走了,再后来我就再也没见到过他”。

对于韩某当时被警察带走,不少老住户都有所耳闻。韩大爷回忆,“当时很吵,很多人上楼下楼,第二天就听说他被抓走了,具体什么原因并不清楚”。

贾大爷告诉,韩某被判刑后一两年,韩某的父亲也离开了航天厂下海经商,“听说赚了不少钱,在别处买了房子,自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据了解,韩某1996年因盗窃罪数额巨大被判无期,去年10月被释放。在警方将韩某拘捕后的调查期间,韩某存在抵触情绪。

邻居们得知韩某摔幼童的事后感慨,“没想到刚出来就干出这么恶劣的事”。

□友评论

@不开心和暴躁症:我很想知道,在频繁发生伤害幼童事件后,这一个个“个案”结合成一串“个案”,社会、我们包括制定规则的人该怎样更好地保护这些不能够保护自己的宝宝。

@黄广明EVER:看到这则消息十分心痛,小女孩还没来得及欣赏这个世界的美丽就遭此厄运,虽然我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但是点亮一颗真心在远方为你祝福,希望你能渡过难关,从此幸福快乐,加油!!!

@林之淼:孩子,加油,这个世界不全是坏人,还有很多精彩你没看到,加油。

@倩倩倩情:生命诚可贵,就算你跟别人结下多大的仇恨,但两岁的孩童是无辜的,你如何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啊,祝愿两岁的孩童能尽快康复!

□链接

心脏死亡为现行法律下死亡标准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多个场合表示,我国现行法律框架下的死亡标准是心脏死亡。据了解,全世界已有近90个国家承认脑死亡为死亡鉴定标准。我国于2003年发表了中国脑死亡判断标准和建议判定死亡的程序。

“脑死亡太复杂了,我可以说我们医生中90%以上的人不知道脑死亡是怎么回事”,黄洁夫坦言,受文化传统和现实国情影响,在我国广泛推广脑死亡标准的时机还不成熟,医学界也需要一段时间去建立脑死亡判定的专业队伍。因此,目前在法制管理层面仍以心脏死亡为统一标准,即“中国心脏死亡器官分类标准(DCD)”。

京华时报龚棉 梅天一 周鑫 袁国礼 李秋萌实习张瑞波潘灿前一页[1][2]

新熙花园
真空上料机
恒大江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