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山西贫困县农村学校空壳化留守老农自称青年

2018-10-30 11:38:09

山西贫困县农村学校"空壳化" 留守老农自称青年

中新太原7月30日电 题:山西贫困县农村学校“空壳化”留守老农自称“青年”

作者 李新锁

暑热持续,山西众多高校学子分赴偏远地区支教。山西神池、榆社、娄烦等贫困县再度成为支教重点。期间,农村学校“空壳化”现象引起各方关注。业内人士在贫困县调查时发现,在一些乡村,学生流失严重,“中年人已成为农村的‘年轻人’”。

30日,在忻州市神池县,多位乡镇中心校长聚在一起,生源、师资依旧是他们讨论的热点话题。据介绍,神池是典型的农业县,工业、乡镇企业基础薄弱,居民收入主要来源于种植、养殖等。长期以来,神池基础教育薄弱,农村学校更显羸弱。在山西众多的贫困县中,神池颇有代表性。

李大宏现任神池县贺职乡中心校长。十多年间,他一直在神池担任教师,对当地教育了然于胸。每年开学,他都要面对学生流失的问题。在他看来,农村生源减少,大批学生随父母进城,由此带来农村学校“空壳化”。

据介绍,在神池县15个乡镇中,只有太平庄乡、贺职乡等几所中心校生源相对充裕。在其它乡镇,一所中心校仅有数十名学生。与此同时,县城学校却普遍班额偏大,择校费盛行。

李大宏说,和生源流失相伴随的是,农村“留守儿童”剧增。这些孩子的成长过程缺失亲情,隔代教育盛行,导致其身心发展先天不足、后天残缺。在李大宏的学校,很多农村学生都有偏执、孤僻等心理倾向,“这些问题成为学生成长的隐患”。

与此类似,神池县太平庄乡中心校长李壮认为,农村学校的硬件设施逐渐完备,但师资力量不足。一些特岗教师不是科班出身,入职以后才学习、熟悉教育理念、规律,“导致家长对教师信心不足”,而城镇化、农民工进城、子女随迁上学导致农村日益“空壳化”,现存学校普遍不景气。

前不久,李大宏到神池县一个农村调查生源情况。村中一位50多岁的老农称,村中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学生也跟着进城上学,他自己就算是村里的年轻人了。

从忻州神池出发向东北行驶约50公里,即是朔州市朔城区。当地教育界人士介绍,在农村人口减少、村校撤并的背景下,朔城区大批农村学校趋向“空壳”。

在朔城区福善庄乡安子中学,曾经辉煌一时的校园已是人去楼空。2012年初,在一批学生转学后,安子中学宣告关闭。当地村民介绍,有些学生家庭条件不好,本想在当地拿个初中毕业证。学校关闭后,“当地有一个班学生全体辍学”。据粗略统计,近几年,当地农村学校已消失约七成。

2013年夏,山西大学多支学生团队分赴娄烦、榆社等贫困县支教。大学生吕成自幼成长于都市。得知到贫困地区支教,她很有几分兴奋,但亲自走进贫困乡村时,农村教育的落后还是让她心酸。

吕成介绍,他们支教的地方在娄烦县赤土华村。娄烦至今仍是国贫县,在当地学校,4名教师负责管理4个年级60多名学生。因为师资有限,1名教师负责管理1个年级,语文、数学、英文等授课均由1名教师完成。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榆社县郝北镇中心校,支教期间,山西大学学生史俊杰发现,当地留守儿童众多,村里经济条件稍好的家庭都把孩子送进城求学。父母不在身边,“多数孩子的受教育状况是放任自流”。(完)

标签:支教 李大宏 山西 神池 中心校

防火卷帘厂家
云南工字钢价格
射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