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正文 第174章 退了一步

2019-10-12 23:19:25 来源: 成都信息港

祭炼山河 正文 第174章 退了一步

这一刻,汤公心中后悔逆流成河,若知道是这样结果,他早出手将宁秦带走。海族也好人族也罢,他震惊归震惊却并不在意,只要能帮助到陛下,这些算事吗?可现如今众目睽睽下,宁大家摇身一变成了海族向来鄙夷、敌视的人族,这般劲爆的事情,想轻易的揭过去怕是很难。

念头急速转动着,汤公脸色微变,蓦地转身眼眸映入黑甲,气势如滔滔大潮惊天动地,声浪破空!他踏步而来看似不快,可每一步迈出都似缩短了空间,实际快到极点。

瞳孔来不及收缩,汤公低喝,“拿下此人,逼问宁大家下落!”这说法显然不能服众,只要不瞎谁都能判断出,眼前这名人族就是宁秦。可此时汤公已顾不得借口低劣,他需要将秦宇掌控在手,保住他的命。

转身一步迈出,汤公挡住去路,笑眯眯拱手,“见过鲸妖之主。”

黑甲下,面庞平静淡漠,眼神扫来,“你要保他?”

汤公轻咳,“老夫只是想拿住他,救出宁大家而已。”

鲸妖之主沉默下,嘴角微翘,“汤公,几年未见,你脸皮越发厚了。可今日,他一定要死。”

汤公站直身体,淡淡道:“多谢夸奖。这个人族死是一定要死的,但在那之前,老夫要先找到宁大家。”

鲸妖之主不再多言,一步踏出。

这一踏,似星辰坠海,顿生惊涛骇浪,霸道、强悍横扫八方。

汤公深吸口气,胸膛高高鼓起,面对鲸妖之主出手,他没有后退半点。

抬手,天地灵力沸腾,“轰隆隆”咆哮不休,向前拍出。

他选择先出手!

鲸妖之主眼底闪过一丝赞赏,毕竟这世间站在他面前,敢出手的已经很少,难怪陛下看重他,果然是有道理的。

握拳、曲臂、挥出。

鲸妖之主平平一拳,没有蓄势与花哨,拳出时寂静无息,拳落时火山爆发,所有力量刹那间喷涌而出。

轰——

声如惊雷狂风横扫,十几座灵力漩涡肆虐中,残存下来的建筑,转眼摧枯拉朽夷为平地。

汤公如遭重击,脚下接连退后,脸上涨红如血,又在下一瞬陡然苍白。拍出手掌垂在身边,轻轻颤抖着,一丝丝鲜血自细小裂纹中流出,汇聚、滴落。

鲸妖之主声音淡漠,“本座身为王都之护,击杀这名暗中潜入意图破坏海陵的人族,乃是本职所在,你若再横加阻拦,休怪本座手下无情。汤公,你是陛下的人,本座给你一次机会,让开。”

强悍、霸道外表下,是一颗滴水不漏的强大心脏,他很清楚汤公的品性,他一定不会退让。这句话,只是为了占据大义,又或者说为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杀人理由。

杀秦宇是杀,杀汤公也是杀,况且他从很久之前,对这条忠心耿耿的老狗,就觉得碍眼了。

汤公“呸”了一口带血吐沫。

鲸妖之主淡淡道:“如此,便成全你。”拂袖一挥,青色大手印出现,自头顶而来,如山岳按下。

汤公狂笑,口鼻间鲜血流淌,强行催发全部力量,他已无法压制体内伤势。脚下重重一踏,身影冲天而起,挥拳轰向青色大手印。

时间似陷入停顿,蓦地寂静后,才有恐怖声浪传来,汤公身体狠狠砸向大地,将地面撕裂,形成一只恐怖深坑。他躺在坑底,身躯布满伤口,鲜血流出将身下打湿,逐渐凝聚成一片猩红。

青色大手印轻轻震颤,旋即崩溃、分解,消失不见。鲸妖之主皱了皱眉,不过下一瞬便归于平静,迈步前行。

既然一击没能杀人,他便不屑再出手第二次……当然,这只是鲸妖之主表现出的被人感知的心态。

王宫中那位还活着。

所以,他终有束缚。

少女瞪大眼看着这一幕,似乎非常震惊,一旁妇人眼中,闪过深深的忧虑。

护卫首领扭头笑了笑,随即身影一动,挡在鲸妖之主身前。

“七叔叔!”少女惊呼。

妇人抿了抿嘴唇,“不论人族或者海族,宁大家现在还是海灵阁的人,这是你七叔叔的。”

几乎同一个瞬间,车驾中副祭祀低喝,“拦下他!”

海狼背上薛帧坐直身体,没人看清他的动作,身影蓦地消失,再出现时已与护卫首领并立。

没有眼神交汇,只需确定两人都要保住宁秦,便足够了。

鲸妖之主眸子微闪,“海灵阁七夜空,你出手本座能够理解,毕竟他现在还算是海灵阁的人。那么你呢?拜月部狼骑,为什么也要插手?”

薛帧神色冷漠,直面鲸妖之主,即便心中没有半分把握,眼神依旧坚定,面对询问他皱了皱眉,没有回应。

“为一个人族,你们敢与本座为敌,其罪当死。”鲸妖之主缓缓开口,下一刻眼神骤然锐利。

空间猛地扭曲,将三人所在笼罩,模糊一片没人能看清,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三息后,海灵阁护卫首领,名为七夜空的男人倒飞出来,胸膛间衣衫粉碎成齑粉,露出一只紫红色-恐怖掌印。又过了四息,薛帧跌跌撞撞退出扭曲空间,身上多处无数伤口,深可见骨鲜血如注。

七息时间,击败两名元婴强者,且无论七夜空或拜月部狼骑,都是强悍的代名词,鲸妖之主的强大展露无遗。

“你的名字,是薛帧吧?”鲸妖之主眼神赞叹,“本座听过你的名字,你比传闻中更出彩,臣服于我吧,本座将赐予你新生。”

薛帧眼神淡漠,似乎这恐怖伤势并非在他身上,大喝一声涌出鲜血沸腾,滚滚血雾在头顶凝出血狼身影,它仰天长啸,蓦地化为血色流光。

鲸妖之主摇头,“冥顽不灵。”

轰——

血色流光崩碎,血狼惨叫中,身体崩碎。薛帧横飞出去,“噼里啪啦”骨头断裂声,让人头皮发麻。

鲸妖之主抬头,眼神落到秦宇身上,嘴角微翘,“小辈,你到底叫秦宇还是宁秦?当然,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唰——

秦宇睁开眼!

鲸妖之主却没有,再说话的心思,已耽搁太多时间,那便早些结束吧。

他抬手朝向秦宇,五指握下。

秦宇刚刚恢复对肉身的掌控,可外界发生一切,都在感应中,面对鲸妖之主抬手一握,他心脏猛地收缩,难受似要爆裂,面庞不可遏制的苍白下去。可他神色依旧平静,像是块沉默的石头,在死亡、绝境下,保持着平静与冷漠……然后,发出自己的反击。

很多年前,在某个水潭深处,他获得了修成魔体所需魔血,还有一些画面烙印入脑海,再无法遗忘。

此时,这些画面在他脑海流淌,恍惚间似又看到了,大地上擎天魔影,以及自九霄而来的那根手指。

于是,秦宇抬手,向前点落。

恐怖抽取如约而至,以他今时今日修为,竟眼前微黑生出眩晕,丹田海中五色金丹齐齐暗淡。

一根手指出现,仔细看去会发现,它与秦宇之手相同又不同,其表面指纹交织杂乱无章,似自混乱中出,行于规则之下,却又不遵从与规则。

于是,它能够逆转规则,能够由弱变强。

轰隆隆——

海量天地灵力,疯狂注入手指,它迎风见长,转眼便有丈余。

狂风骤起,云卷云舒。

一指风云起,一指苍茫变!

鲸妖之主眼眸骤然明亮,五指握下成了拳,此刻向前狠狠一砸。下一刻他身躯微震,自破窗而出时,便所向睥睨的鲸妖之主,终于向后退了一步。

而为做到这点,秦宇付出的代价,是点出一指爆裂,露出惨白指骨。脚下每退后一步,胸膛间便有一道声响,是骨头在破碎。

或许这一幕,在海族们看来,依旧是鲸妖之主强大无匹的展现,可强如汤公在他面前都只能被碾压,秦宇却将他击退一步。真正看清这点的,无一不为这一指神通的强悍,暗感心惊。

可心惊也只是心惊,眼神中依旧充满怜悯,鲸妖之主要杀的人,谁能抵挡?排山倒海恐怖气机,自四面八方而来,只需要一个眨眼时间,就能将秦宇彻底抹杀。

“哼!鲸妖之主

,老夫的客人你也要杀,未免太不把我看在眼里了吧!”冷喝声响彻王都,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尽管枯瘦却如同山岳,将所有气机尽数遮挡。

厚重的龟甲穿在身上,此时并不显得滑稽,昔日看来略显猥琐的面庞,此刻沉凝皆是威严。

秦宇心头微松。

是那头将他带来海族王都的老龟,以他的实力,应能匹敌鲸妖之主。

命,暂时保住了。

鲸妖之主皱眉,“龟元一!”

老龟冷笑,“鲸妖之主好大的威风。”

鲸妖之主眼眸虚眯,“今日本座诛杀人族奸细,你若阻拦便是违背了,你我就任王都之护时的誓言,不怕引发海誓反噬吗?”

“哼!少拿海誓吓唬人,老夫早就说了,这小辈是我的客人!”老龟眼神一扫,突然抬手一指,“猛力小子,当日老夫带秦宇回王都时,将他交给你安置的,现在告诉鲸妖之主,他是不是老夫的客人。”

猛力统领身体蓦地僵直,脸色惨白。其实在秦宇露出真容时,他脸色就惨白过了一次,眼见鲸妖之主摧枯拉朽出手,才稍稍安定下去。哪想到,自己就这么毫无准备的,被老龟抓出来,作为证人与鲸妖之主对峙。

脑子里瞬间闪过,“我该晕倒”的念头,多年宦海沉浮,这一招帮他避开了好几次危机,可今日他只是想想,就马上将念头按入心底。看龟先生眼神中冷意,他敢现在晕倒,恐怕极有可能,就永远都不用醒来了。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挂号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看病价格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挂号费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看病费用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网上挂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