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爱情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25:26 来源: 成都信息港

窗外开始下起了小雨,自习室里的人陆续离开。北方的秋雨总是夹杂着三分凉意,我将衣服的拉链拉严实,又伏在桌上开始学习《民法学》。  下自习的铃声响了起来,我磨磨蹭蹭的将桌上的书本收拾完装进包里,拿起水杯走出自习室。穿过空荡荡的走廊,来到楼门口,雨比先前更大了,吹过来的风带着清凉又带着岑寂。我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去掏准备好的雨伞,这才发现雨伞并不在包里,可能是出门太急反而丢下了雨伞吧。我只是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多想,准备钻进秋雨的心脏,品尝它的味道。  “社长,没有带伞吧,我送你回去。”我这才发现,有位女生撑开了伞望着我。她之所以称呼我社长是因为我是学校文学社团负责编辑社刊的副社长。  “哦,不好意思。”我打量着她,我并不认识,“谢谢啊!”谦虚之后我钻进了她撑起的雨伞,我们在同一个伞下钻进了雨中。  “你怎么知道我是社长?”我问她。  “我也是咱们社团的,只是很少参加社团活动,所以你不认识我,不过我经常给社刊投稿。”  “哦。”我在记忆中寻找她的影子,却一点也没有。  “社长,我上次交的稿子《飞舞的蝴蝶》你看了吗,那是我刚来大学的那晚写的,他代表我的向往,可以说是给我自己的定位吧。”  “看了,写的不错,我们准备推荐到日报的副刊去,然后再在社刊转载。”  “哦,那谢谢你了,给你们又添麻烦了啊。”  “没关系的,大家都爱好文学吗!你就是晓蝶吧?”我知道那篇文章的署名就是晓蝶。  “嗯。”  我们在闲聊中来到了男生宿舍楼门口,互相说了一些客套话后,她转身回了宿舍。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在一起的三年中,我们相处的很好,在别人的眼中,我们是一对恋人,在我们各自的心中,也是一对恋人,只是我们始终没有给对方表达。  我大四毕业离校前一个周六的晚上,她给我一本手写的《蝴蝶之想》,那是她的日记,很大篇幅写她和我,一句是:“这只丑蝴蝶做你的新娘,愿意吗?”那夜,她把自己交给了我,把肉体、灵魂统统交给了我;我拥有了她,我拥有了她的一切。我们许诺,不管天意、定数,我是她的新郎,她是我的新娘。  毕业了,我入伍参军去了北方的一个边防部队,开始我梦想中的军旅生活,在部队的日子里,我把对她的思念变成文字发表在军刊上。一年后她也毕业了,她通过父亲的关系去了南方一家知名度很高的报社。一南一北,我们用书信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用现代的通讯工具倾诉自己的心声,有时能够在信纸上看到她的泪迹,有时能在电话中听到她哭泣的声音……  又是两年,我们在相隔中度过。我在执行任务中受伤失去了右腿,身体的缺陷使我无限的自卑,我爱她,但我用什么去爱,我用什么给她生活,我用什么给她幸福,我用什么给她安全……我必须离开她。我再也不给她回信、不给她回信息、不接她的电话。再后来我给她打了一次电话,我说我要结婚了,因为我现在的妻子可以给我一切,可以保证我的前途辉煌。我听到她的哭泣声,她哭的很伤心,我也是,我的心里早已是泪海了。  在医院疗养了半年后,我退伍还乡。我开始变得暴躁,因为我忘不掉她,我只好用烟酒来麻醉自己,好在还能写出一些东西来,陆陆续续也发表了不少。再后来,我被家乡的一家报刊聘任,开始从事文字工作,我整天用文字来掩埋我,家、报社就是我的去处,偶尔在早晨去报社的楼顶看看太阳。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喜鹊在指头欢快的歌唱,有句话说:喜鹊叫,贵人到。我站在楼顶看着这只喜鹊,不由的想起她,希望她能来到我的面前,但我知道这只能在梦中想象而已。  “你为什么要骗我?”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是我希望的声音。  “晓蝶!”我转过身来,看到我面前的她,高兴的流出了眼泪。  这夜,她躺在我的怀中告诉我:“我去了你所在的部队,本来是向你给自己讨个说法,为什么那么狠心欺骗我,到了部队才知道你受伤的事情。我四处向你的同学打听知道你在这个报社工作,我就辞去了我那份工作。其实我在半个月前就来了,我把工作也联系到了这个报社,只是没有告诉你,也没有让社长告诉你,我想找个好日子给你个惊喜,你知道这个好日子是什么日子吗?”  原来这个日子是我们在学校认识的天,就是在那个秋天下雨的晚上她撑伞送我回宿舍的日子。 共 169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
昆明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