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进环卫局也得过关斩将

2018-10-31 14:37:18

进环卫局也得“过关斩将”

岳川觉得,不论什么岗位,只要发自内心地想干好这份工作,就一定能把事做好。 如果无论怎样都要去做这件事,躲也躲不了,那我不如快乐点,用心点,把事做好。 10月23日,星期六,上午9点半,河北区一个厕所旁。他和队友一起,用钩子打开化粪井盖;放出井里的沼气后,他站在化粪井边,用粪勺把粪掏到锈迹斑斑的粪桶里,再把粪桶倒进粪车 一系列动作连贯有序,看得出他已是个熟手了。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味道,他却仿佛没闻到。 鼻子已经习惯这味道了。 他,24岁,是河北区环境卫生管理局环卫工人岳川,从事环卫工作3年了。 次掏粪 臭味撞脑子一口吐出来 2007年,岳川大专毕业,学的是财经专业。毕业后参加了河北区环卫系统公开考试招聘,一路 过关斩将 后,2007年10月,他成为河北区环卫局的一名环卫工人。 岳川至今清楚地记得自己次去掏粪的情景。报考这个岗位前,岳川知道环卫工负责掏粪和疏通下水,可以前没干过这行,对工作的印象完全是凭想象。 我以为去几辆吸排车,管子插进去就完事了。 2007年10月的一个上午,岳川次执行掏粪任务,跟着带他的师傅及几个同事来到一栋楼的化粪井。他强忍着不捂鼻子,和同事用钩子打开井盖, 那时虽然是秋天了,可天很热。 井盖打开,化粪井里,迎面而来的臭味直撞脑子,恶心得他实在忍不住了,一口吐出来,头也觉得晕。 工作感悟 适应已对气味 没感觉了 现在,我端着饭盒在院子里,在粪车附近都能吃饭,也闻不到臭味了。 岳川觉得,做掏粪工难克服的就是那股臭味。队里有食堂,就在单位院子的拐角,每天中午干完活儿,把粪车停在院子,岳川和工人们就去食堂吃饭。岳川表示,工作头几个月,在食堂都能闻到院子里粪车的味道。他不在单位吃饭,也不喝水,总是回家去吃。而几个月后,日复一日的掏粪工作让岳川适应了味道。 现在,我端着饭盒在院子里,在粪车附近都能吃饭,也闻不到臭味了。 岳川说,工作3年了,他的鼻子已经变得不敏感,对味道的分辨力很低, 很多别人能闻到的味我都闻不到。 现在,除去夏天时散发的恶臭,岳川的鼻子已经对脏臭 没感觉了 。 每天和粪便打交道,岳川的身上已经染上了浓重的味道,虽然他自己闻不到,可家里人能闻到。 就像厨师身上总有油烟味儿。 为此,他每次出门前都要洗上几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有时喷上香水。 我担心大家能闻到我身上的味。 用心巧改工具受同事称赞 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啊。 听到同事的称赞,岳川觉着心里挺美。 谁说上大学没用? 3年来,岳川慢慢发现,掏粪也是有技术含量的。 队里的吸排车是电脑控制的,去大型化粪池时,还有专门探测沼气的仪器。 他说,这些仪器他掌握起来就是比别人快。 去年有一次,岳川和同事去一家轻纺城清掏化粪井,几米见方的大理石井盖上有4个可让钩子钩住的孔,可他和同事用两只钩子用力撬也打不开。 普通的钩子只有一个支撑点,只能伸进井盖的一个孔里,而且劲儿是向两边使的,想打开井盖很难。 想起学过的物理知识,岳川改进了钩子的形状,做成两只T形钩,这样一只钩子能探进两个孔。再工作时,他和同事两只钩子探进井盖的4个孔,稍一用力井盖就打开了。 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啊。 听到同事的称赞,岳川觉着心里挺美。 谁说上大学没用? 辛苦每周歇一天时常加班 到了冬天,有的旱厕粪坑屎尿结冰,根本没法清掏,只能用镐刨,用铲刮,不光冻手,手掌还常磨出血泡,疼得钻心。 每天早8点上班,17点下班,不出去掏粪通管道时,要去拉业务或帮忙收费,每周串休1天,这就是岳川3年如一日的工作。 做环卫一线工作,辛苦是一定的。 冬天临近,气温下降,一些居民区使用的泥瓦管道已老化,很容易被脏物挂住管壁,造成粪便冒漏。为此,要在入冬前尽快把这些厕所老化的管道疏通好。队里人手不足,大家只能加班加点地干,这些天来,岳川常常到晚上9点多才能到家。 到了冬天,有的旱厕粪坑屎尿结冰,根本没法清掏,只能用镐刨,用铲刮,不光冻手,手掌还常磨出血泡,疼得钻心。 河北区环卫局 近四年环卫工一半是大学生 大学生也不都能被录取 岳川回忆,当初报完名,考试那天他有点吃惊, 考场上少说一百多号人,不少都是大学生。 他记得,一起参加考试的,被录用的没几个。 说起来是个偶然的机会,不过我参加考试前就准备好了干这行。 工作后岳川才知道,他并不是环卫局的大学生环卫工, 有的环卫工人甚至是本科生。 河北区环卫局工作人员介绍,近4年招聘的环卫工人,一半以上有大学学历。 身边总有人问岳川,大学毕业后做掏粪工,有没有觉得亏得慌。岳川认为,就业是生存的手段,能独立生活,不啃老,比什么都重要。 总比一些大学生毕业了没工作,四处飘着花家里钱要好。 月薪不低还有正式编制 有一次,岳川和同事在一家公厕用吸排车吸粪便,突然发生爆管,混合着铁钎的管头一下子扎到同事手上,把手都穿透了。一次,一位同事险些跌进七八米深的化粪井中,幸亏大家救援及时。 父母都是工人,知道儿子做了环卫工,母亲有些心疼,怕儿子吃苦。 尤其是我刚上班那会,几乎天天问我累不累。 父亲则一直支持岳川的选择,告诉儿子,年轻人吃苦是种磨炼。 父母俩人月收入不到3000元,相比之下,对于每月2000元左右的工资还有正式的编制,岳川感到满意。他说,同学和朋友里,论起工资,自己不算是低的。 用心干争取当管理人员 去年,岳川认识了现在的女友。女友从没嫌弃过他, 谁说干我们这行找不到对象? 岳川提起女友总是喜滋滋的。 朋友里做那行的都有,不过做环卫工的就岳川一个,岳川戏称 你们是干地上的,我是干地下的。 不过,岳川没发现那个朋友因为自己做环卫而看不起他,这让他挺欣慰的。 作为一个年轻人,岳川以前的愿望是开个公司,打拼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现在虽然做了环卫工人,但他从没放弃自己的梦想。岳川认为,和以前不同,现在去小区拉业务,面对的大部分是物业部门的工作人员,需要环卫工人不但懂得井数多少、怎样疏通等专业知识,还需要注意与物业人员的沟通方式。 也许我干好了将来能做个管理人员呢? 岳川相信,有能力的人,早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平台,他依然在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我要纠错】 :christine

扎口带
黑百通
电动吊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