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动湖北新闻人的那些感人故事

2019-06-21 16:08:44 来源: 成都信息港

编者按:这个时代变化太快,需要关注的事情太多,新闻从业者很忙。难道他们不累吗?之所以如此无怨无悔地记录社会的变迁,留下时代的印痕,是因为他们的家国情怀、时代担当和职业追求。在第三届湖北新闻界“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中,那里的新闻人深情讲述了牵动人心的故事。

湖北日报记者江卉 心中始终装着诺言的老党员

沈因洛,曾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今年2月20日,因病离世,享年96岁。两天后,沈老的追思会举行。我前去报道,却没有看到花圈、没有听到哀乐,甚至连遗体也没有!我这才知道,沈老去世后,家人完成了他的遗愿——捐献遗体。

1983年8月16日,《人民日报》刊发《把遗体交给医学界利用的倡议》,倡议人中就有沈因洛。30多年了,当初的事很少有人记得。可是,沈老却从来没有忘记。

起初,全家人强烈反对,心想“我们家属不同意,这事情就办不成”。这一拖,就到了2007年。87岁的沈老亲笔填写好《遗体捐献申请登记表》。为了说服家人,他拿出那张发黄的《人民日报》,指着自己的名字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信守诺言,说到做到!”经过一次次争论,全家人拗不过他,只得签名同意。

追思会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是怎样一种信仰,让这位96岁的老党员始终如一?随着采访的深入,一个个问号被拉成了感叹号!

感动,从走进沈家开始。沈老的家,位于武昌茶港小区一栋普通居民楼里。房子装修很简单,空空荡荡的客厅里,值钱的是一台旧电视机;餐桌上,还有一个普通人家早已不用的菜罩;卧室里,是老旧的木柜木箱。这是省领导的家吗?看着这些过时的物件,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除了省里分的这套房子,沈老没有其他住房。生前,他“掌管”武钢长达20年,担任省领导也有13年,为党工作一辈子,这就是他的全部财产。沈老的女儿、女婿、外孙没有一个人为官、经商。

得知沈经理去世,许多老武钢人都流下了眼泪,他们说“沈经理对群众好,那是真的好!”一位离任30多年的老领导,职工为什么还在说他的好?追忆半个多世纪前的故事,大家为什么还忘不了?

武汉的夏天那么热,他连个吊扇都舍不得装,还说:“办公室比高炉旁凉快多了!”从老武钢人的讲述中,我找到了答案:沈经理“心中始终装着老百姓”“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殊化”,群众自然忘不了他!

今年暴雨侵袭湖北,我奔赴抗洪一线采访,饥一餐饱一餐,蚊叮虫咬、烈日暴晒。每当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沈老的形象。感谢您,在我身心俱疲的时候,给我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感谢您,让我理解了一名合格党员的深刻内涵:时刻把人民放在心中!

湖北之声记者柳芳 挖掘微小生命里的庞大精神世界

从业10年,从未后悔选择记者这个职业,更深感荣幸,因为我不仅在记录当下,也在还原历史。

还记得10年前,我采访的个人,是一位84岁的老太太,这位老人拉着我的手,说起了她的父亲。老人颤颤巍巍地拿出了父亲为数不多的照片,指给我看。她说:“次见到父亲的时候,自己已经3岁了。父亲从外面打仗回家,抱起她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啊,长得这么可爱!乡邻们说:这就是你的女儿啊。”

她和父亲一次相处,是1937年,父亲北上抗日的途中,在武汉短暂的团聚。那天,母亲跟她说,你父亲昨夜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写什么,写了撕,撕了写,写了一整夜。她把父亲写的东西找出来一看,那是一封遗书啊:“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为军人者为国家战亡,死可谓得其所……”

父亲走了,再也没有回来。父亲所带领的忻口、太原会战虽然以失败而告终,但创下了华北战场歼敌的记录,打乱了日本侵略者妄图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阴谋。

这位老人名叫郝慧英,是抗战疆场上中国牺牲的位军长郝梦龄将军的长女。去年9月2日晚,我再一次见到了郝慧英老人,已经94岁高龄的她虽腿脚不便,但仍坚持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了湖北之声“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直播节目的现场。通过话筒,老人和父亲进行了一场穿越时空的特殊对话。她大声告诉父亲:中华民族已经屹立在了世界的东方,您的愿望已经达成,请安息吧。

我的采访机,留下了时代的印痕,记录了社会的变迁,有家国的情怀,有人生的思索,不断挖掘微小生命里的庞大精神世界,也感受着传播着推动中国前行的力量。因为我知道:这无数人的力量相加,就是一首铿锵有力的时代之歌。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墨 让鱼儿回归大江大湖

一条刻在牛山湖渔场的水泥地上的武昌鱼,已经37年。

今年7月13日,湖北第二大湖梁子湖分洪的前一天。今年防汛形势严峻,湖北作出历史性决定——破堤还湖,将人为隔离了30多年的牛山湖性还湖于梁子湖。渔场将被淹没,200多名职工及家属要全部搬走。

老职工叶传超,今年58岁。那天凌晨5点多,我来到渔场采访的撤离。大家都在忙着搬家,唯独老叶蹲在水泥画前,默默地抽着烟。老叶告诉我,这条鱼是37年前他和同事们刻下的,当时,武昌鱼首次人工繁育成功,牛山湖渔场一夜成名。

37年,老叶见证了牛山湖大堤修与炸的全过程。老叶说,尽管不舍得离开,但他更希望梁子湖能回到从前的样子。他还记得,30多年前的湖水,是捧起来就能直接喝的。

老叶的一席话,让我回味良久。曾几时,人们向湖要田,围垦修堤;现如今,人们炸堤还湖,恢复生态。这条刻在水泥上的武昌鱼,将永远淹没在湖水之下;而湖中真正的武昌鱼,则将畅游在更广阔、更纯净的家园。

7月14日清晨7点,一串沉闷的爆破声响起,牛山湖大堤被炸开,掀起两米高的巨浪,如大海般震撼。激浪消退,梁子湖渐渐恢复辽阔、安澜。看着这片湖,惟愿她:永远美丽,纯净。

梁子湖分洪后不久,整个流域的水生态修复工程已经启动。

我们每一个个体,又何尝不是这大江大湖的一条鱼,饱受江湖与自然的馈赠,身负时代和历史的召唤。而我,作为一名新闻记者,将继续坚守,尽我的努力,守护我们的大江大湖。

本文内容由湖北省记协提供,转发请注明来源。

本文作者:新华网(今日头条)Tags:牛山湖 梁子湖 武昌鱼 郝梦龄 日本

防城港的治白癜风医院
茂名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湘潭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