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泩态接受考验贾跃亭自称没背景没富爸爸

2019-06-15 00:03:04 来源: 成都信息港

乐视"颠覆"之旅能走多远姚轩杰

互联电视的天突然变了。经过两年“野蛮”生长后,互联电视迎来史上严监管风暴:国家出版广电总局7月以来连发禁令,要求互联电视播控牌照商不得与视频站建立合作专区,未经批准的盒子不得上市销售,未经审核的影视剧一律下线等。

牌照商、视频站和盒子厂商都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乐视股价更是连续两天封住跌停板。乐视有盒子、超级电视,还有和牌照商合作的视频专区,被视作互联电视领域的“先锋”。政策突然转向,一时间,乐视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中国证券报调查采访发现,机顶盒子在贾跃亭布局的乐视生态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自称没有背景没有“富爸爸”的贾跃亭有着一颗“颠覆者”的心,想让乐视在大屏电视端复制苹果iPhone的成功。

尽管乐视紧急停牌并召开投资者交流会,被传跑路的董事长贾跃亭也通过视频现身发声,但业界和投资者仍存担忧:因为在互联电视领域走得太快、太远,乐视会不会从“先锋”变成“先烈”?乐视生态终能改变什么,其“颠覆”之旅又能走多远?

乐视生态接受考验

7月18日下午,股价连续三天累计下跌超20%的乐视紧急召开投资者说明会。乐视副董事长刘弘、董事会秘书张特、政府事务部总经理刘淼、副总经理袁斌、副总经理雷振剑等众多高管出现在公司总部17层会议室,接受投资者提问。现场座无虚席,气氛显得紧张凝重。

在近两个小时的交流会上,中国证券报发现,所有人关心的问题都是:严厉的监管政策对乐视影响几何?乐视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会不会改变?乐视管理层给出的回答是:短期来看,乐视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长期来看,政策监管有利于行业规范,对乐视是利好。

“总局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所以要打击非法的山寨的机顶盒。严格监管后的盒子,还是要以内容和产品体验为。消费者买盒子,必须能看到大量的内容,而且必须有很好的消费体验。乐视在这两个方面一直是处于行业的地位。”乐视副董事长刘弘说,乐视进军互联电视后,这两年来不断强化“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四层架构的商业模式,即全球首创“乐视生态系统”,这也是乐视在资本市场获得高估值的关键所在。

针对市场有关政策会否真冲击到乐视要与乐视合作,因为乐视有内容。从终端硬件来讲,只要符合国家关于电视机的相关行业标准,就可以合法销售。从平台来讲,乐视拥有国内的云视频平台,可以给合作伙伴提供强大的产品。对于应用来讲,更加没有限制。也就是说,从乐视生态的四层架构来讲,不管是内容层,还是到的终端应用层,整个模式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刘淼曾担任工信部电信管理局法规处处长,具有丰富的政府资源和人脉。

任何商业模式是否会改变,终是市场说了算。乐视董秘张特称,“我们的模式存在的依据是因为有强大市场需求。传统有线电视,无论是机顶盒,还是其他形态,开机率已经非常低了。乐视推出了自己的产品之后,应和了市场需求,我们每个礼拜开机率可以达到92%到95%。这就是市场需求。”那么,改变的究竟是什么?一是乐视专区和独立的LOGO会取消;二是乐视盒子暂停销售。乐视高管均承认了这些变化。据悉,目前乐视的整改方案已经报给了央视,等待总局检查。刘弘表示,整改完成后,乐视将继续和牌照商合作,盒子销售也将恢复正常。

一个被大家忽视的细节是,乐视的商业模式重要的载体是超级电视,而不是盒子。“盒子是一个过渡产品,用户黏性也不高。就算乐视今后停止销售盒子,对其整体业绩也不会有太大影响。而超级电视几乎承载了乐视‘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的所有要素,若政策对超级电视有不利影响,那才是毁灭性的。”一家参与投资者交流会的基金经理告诉中国证券报。

乐视的公告数据印证了这一观点。7月21日,乐视发布复牌公告提及了盒子与超级电视的销售数据。截至2014年6月30日,乐视盒子累计销量(含订单)约为175万台,已确认收入的累计销量约为163万台,对应金额约为4.3亿元,其中2014年月的销量(含订单)约为125万台,已确认收入的销量约为113万台,对应金额约为2.7亿元;超级电视累计销量(含订单)约为90万台,已确认收入的累计销量约为72万台,对应金额约为20.38亿元,其中2014年月的销量(含订单)约为70万台,已确认收入的销量约为57万台,对应金额约为14.8亿元。超级电视的销售金额是乐视盒子的5倍。

刘弘表示,超级电视还在正常的销售,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具有政府背景的刘淼补充说:“从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来讲,没有任何针对电视机的限制性规定,销售是放开的。而机顶盒主要是用在有线电视里面,需要受到广电总局的监管。”

“我们与中宣部合作的党建频道,7月18日晚上已正式在超级电视的轮播频道出现。这是中宣部把乐视当作一个主流宣传阵地的一个重要标志,可以打消很多人认为监管部门与乐视关系不好的疑虑。”刘弘说。

贾跃亭称“没有富爸爸”

在投资者交流会的后半段,乐视董事长贾跃亭通过视频现身说法,澄清了“跑路”传闻。“在海外待了一个月了,也有一些流言蜚语,相信有些明白人也会知道背后的原因,竞争对手这些不良的行为对我们来讲无所谓,我们自己的步伐不会受任何竞争对手包括外界的干扰。”贾跃亭的话语中似乎不介意这样的恶意攻击。

贾跃亭极少公开露面,以至于“江湖”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有人说贾是“官二代”,还有人说他是“煤二代”。贾跃亭曾跳出来对媒体自证清白,说传言都不靠谱。他来自山西一个普通教师家庭,曾经是地方基层公务员,后辞职做起了通讯设备生意,创建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2003年,贾跃亭来到北京,将“山西西贝尔”改成“北京西伯尔”,4年后这家公司在新加坡上市。

西伯尔的无线事业部在2004年独立为乐视。到2005年、2006年,视频站投资进入爆发期,很多着名的站比如优酷、土豆、56等都在这个时间诞生。彼时,中国的互联盗版泛滥,版权价值处在低谷,贾跃亭低价买下很多影视剧版权。到2009年,乐视拥有了9万多集电视剧、5000多部电影络版权,成为国内拥有影视剧版权多的视频站。这一年,监管部门对版权管理加强,大站的盗版视频被迫下架,为留住人气,它们必须去买热门电影电视剧版权,这时才发现收钱的竟然是自己的同行贾跃亭。百度、PPTV、优酷、搜狐和迅雷这五个主要客户的版权购买费用曾占乐视分销业务的62%、总收入的37%。

此后几年,当主流视频站都开始重视版权积累,开打价格战时,贾跃亭又奔向下一座金矿——内容制造,投资乐视影业以及乐视的“自制剧”。2012年下半年,乐视又出人意料地进入电视硬件制造领域。尽管遭遇高管集体反对,舆论也是一片质疑声,但拥有44.42%股份的贾跃亭是毋庸置疑的大股东,拥有话语权。如今,超级电视居然成功了。

对于外界的“背景说”,贾跃亭回应称,“乐视一没有背景,二没有富爸爸,完全是孤军作战,必须要比别人看得远,起步早、走得快。”

到了今年,贾跃亭不满足乐视仅在国内发展,想走出国门。“今年是乐视全球化的扩展年,上半年是筹备阶段,下半年就进入全面的实施阶段了。我们的海外业务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乐视生态的业务在海外的全面复制;二是把很多海外的技术、海外的内容资源、海外的人才,和中国元素能够非常好的整合到一起,继而反向推动乐视生态在国内的竞争力。”贾跃亭自诩,乐视生态这种商业模式在全球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目前的时间点有可能成为乐视走向全球,甚至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超越日韩企业的一个重要的机遇期。“海外业务对乐视战略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比当年进入硬件领域还重要。”

为推动海外业务的进程,贾跃亭还挖来了前魅族副总裁莫翠天,并带他一起到美国开拓业务。“我的技能是多元化的,并不只是在智能上面。我会全力以赴来担负起海外业务。我们海外的计划已经规划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到了落地实施的阶段,可能在未来一两个月会有更多的好消息向大家公布。”坐在贾跃亭右边的莫翠天,面对所有投资者向新老板表决心。

上一页12下一页

学网络营销怎么样
艾滋病治疗
网络营销该怎么做?这些经验很重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