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紫金矿业内幕外泄前后标

2019-01-14 05:17:03

  紫金矿业内幕外泄前后

  进入[紫金矿业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无法想象,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这本该被紫金矿业(601899,股吧)(601899)严防死守的高度核心机密,竟被外传得满城风雨,终被迫以终止收购的一纸公告草草收场。

  7月9日中午12时许,国内数家券商分析机构纷纷向其客户发布邮件称:紫金矿业近和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谈合作开发金矿的事宜或将于近两日内有明确说法。

  7月10日下午13:38,紫金矿业发布H股公告,称本公司注意到近日有关收购哈萨克斯坦某黄金公司股份的相关报导,于本公告之日,本公司已终止收购该项目;本公司一直致力于寻求海外资源并购,且中介机构持续向本公司推荐项目,本公司亦对众多海外专案进行前期考察和调研,截至本公告之日,本公司尚未签署具备法律约束力且须予披露的相关协议;本公司董事会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尽管紫金矿业在不到一个交易日的时间内发布了澄清公告,但其A股价却经历了上天入地的剧变。

  7月10日,紫金矿业A股股价深耕犁从几近涨停的狂热逐波坠落,终以0.36%的微弱涨幅收盘,当日K线图上方留下一根长长的状如墓碑般的上影线。

  7月13日,紫金矿业A股股价大幅跳空低开,当日向下重挫5.23%。

  截至7月17日,紫金矿业A股仍处于希望落空之后的修复期,当日股价微幅上涨1.23%。

  虽然紫金矿业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风波已经暂告一个段落,但公司核心机密轻易外泄,众多券商机构如此热情推荐以及公司股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惊天变局,岁月流逝如梦一场这一切让处于市场弱势地位的中小资投资者不能不有种被人操纵利用之感。

  另有用意的绯闻?

  一如紫金矿业在公告中澄清的那样,本公司一直致力于寻求海外资源并购,且中介机构持续向本公司推荐项目,本公司亦对众多海外专案进行前期考察和调研,市场对紫金矿业海外资源收购的传闻始终不绝于耳。

  深圳某证券公司有色金属行业研究员向表示,“有关紫金矿业收购海外矿山并不是在7月9日首次被市场风传。”

  据其透露,很早以前他就曾听说紫金矿业的一个海外收购项目将于6月30日前有明确结果,但不知道具体收购的是哪个项目。直至7月9日,市场才开始传出紫金矿业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这个传闻版本。

  而在有关紫金矿业海外资源收购传闻甚嚣尘上期间,恰逢公司大股东开始着手在二级市场或借助大宗交易平台密集减持受限流通股。

  据紫金矿业公告,2009年4月27日至2009年5月5日,柯希平先生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1,100,000股,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53,666,853股,合计减持股份74,766,853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52%

紫金矿业内幕外泄前后标

  2009年4月27日至2009年5月22日,公司第4大限售流通A股股东陈发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5,700,000股,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31,494,423股,合计减持股份147,194,423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01%;5月25日至2009年7月1日,陈发树先生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47,344,544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01%;6月12日,公司董事长陈景河先生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转让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7,594,000股,其中21,000,000股转让给公司部分董事、监事和高管。

  儿童玩具小木马  从4月27日-7月1日,柯希平、陈发树两位大股东及董事长陈景河合计减持限售流通股近4亿股,按照各个减持时段的平均股价计算,减持市值达36.5亿元。

  上海一家与紫金矿业密切的私募基金经理告诉,“在前段市场形势不是十分明朗时期,紫金矿业前10大限售流通股股东的减持欲望强烈,现在随着市场好转或许减持意愿有所降低。”

  据了解,紫金矿业的限售流通股股东为了减持,曾经在前些时候和那家私募基金有过接触。

  而恰恰在紫金矿业大股东、公司高管密集减持期间,有关公司海外收购传闻不绝于耳,这不能不令人深思。

  从今年3月下旬至今,相对中金黄金(600489,股吧)(600489)、山东黄金(600547,股吧)(600547)大幅狂飙拉升的股价走势,紫金矿业始终维持波澜不惊的颓势。

  自4、5月份以来,由于股价与中金黄金、山东黄金间的巨大落差,加之高达701.5吨、远远超出其他黄金上市公司的资源保有储量,及其58元/克——比行业平均水平低40%以上的矿产金现金生产成本,紫金矿业开始进入各大券商有色金属研究员的价值发现视野。其间有多达21家券商研究机构给予紫金矿业的综合投资评级为买入,但其股价表现却一直死水一潭,围绕着加权均价9.22元上下震荡。

  而紫金矿业股价真正开始活跃则始于公司收购海外资源的六月份,正是众多的市场传言激活了公司股价。

  7月13日,因事先知道紫金矿业公司董秘郑于强拒绝接受任何媒体就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传闻的采访,只好以不明就里买入紫金矿业股票的中小投资身份与其沟通。

  在与郑沟通交流时,曾质问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这一高度商业机密为什么会搞得全地球人都知道了,郑于强表示:“我们的内部出了问题,我们要严查泄密环节。”

  小型扫路车  暧昧的澄清

  据调查求证,在7月9日有关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收购传闻正值沸沸扬扬之际,曾经有多家证券公司有色金属行业研究员就市场传闻向郑于强求证。

  郑于强当时对研究员的回复是,“不要相信市场传闻,全部是假消息。”

  然而,就在7月10日下午的13:38,紫金矿业就发布了H股公告,声称自公告之日,公司终止收购该公司。

  从紫金矿业H股公告看,“紫金矿业近和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谈合作开发金矿的事宜或将于近两日内有明确说法”的传闻并不完全是子虚乌有。

  而郑于强对公司终止收购原因的答复也进一步证明,市场传闻所言非虚。

  郑于强对提问的答复是:“价格谈不拢,各回各家,散伙!”

  这一切表明,紫金矿业与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洽谈属实,但问题是紫金矿业公告之日是否就是双方谈判破裂之时呢?

  北京某证券公司投行副总裁向表示,“矿产资源收购并不像在市场上买萝卜、白菜那么简单,价格合适就买,不合适就散,在其背后往往有一个漫长、复杂的谈判过程。从商业常识角度讲,公司决定终止收购某一项目,必定需要公司董事会开会表决,终止时间一定是在发布公告前。”

  那么,紫金矿业公司到底是在什么时间决定终止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的呢?

  此前,市场曾经传闻紫金矿业海外收购项目将在6月30日有结果,如若当时传言的收购项目就是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则7月10日公告的终止收购事项可能在6月30日前就早已定论,只是迫于媒体报道被迫澄清而已。

  在以不明就里买进紫金矿业股票的中小投资者身份和郑于强沟通时,郑曾经对众多券商的做法表示不满,他告诉:“那些券商研究员非常不负,怎么能拿未经核实的传闻作为向客户推荐的依据呢?”

  事实是,在紫金矿业发布H股公告前,已经有多名研究员向郑就市场传闻求证,郑当时也立刻表示传闻是假消息,公司对有关传闻及众多券商发短信、邮件之事亦不可能全无所知。

  那么,紫金矿业既然获悉重要商业机密已经外泄且无法继续保密,为什么不在时间主动发布澄清公告呢?

  此外,在明知影响公司股价的重大内幕信息外泄,虚假市场传闻满天飞的情况下,公司迟迟不主动澄清公告,难道是在大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

  变味儿的投资推荐

  中国证券协会《证券投资分析师职业道德守则》(下称《守则》)明确规定,“证券分析师应当对在执业过程中所获得的未公开重要信息及客户的商业秘密履行保密义务,不得依据未公开信息撰写分析报告,不得泄露、传递、暗示给他人或据以建议客户或其他投资者买卖证券。”

  而7月9日卷入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收购短信、邮件风波的众多券商却把上述从业纪律忘得一干二净。

  手中掌握的某知名券商以销售交易部名义发出的、题为“关于紫金矿业传闻”的邮件内容显示,“传紫金矿业近和哈萨克黄金矿业公司谈合作开发金矿的事宜。我们整理了部分资料,以供投资参考。从估值角度和中报业绩预期角度考虑,紫金矿业可以作为目前资金平配有色金属板块的品种之一。”

  该证券公司向客户提供的有关哈萨克黄金矿业公司的资料为2007年1月商务部站上发布一篇文章——《哈萨克斯坦黄金产业现状及中哈合作前景》,文章来源:哈媒体,文章类型:摘编,内容分类:调研。

  但是上述文章的内容陈旧,有关公司的储量、产量都是2005年的数据,甚至对国际黄金价格的预测结论都是基于当时的国际经济环境和市场形势得出的,拿到今天来用显得颇不合时宜。

  另外,《守则》还规定,证券分析师应恪守勤勉尽职原则,是指证券分析师应当本着对客户与投资者高度负责的精神执业,对于投资分析、预测及咨询服务相关的主要因素进行尽可能全面、详尽、深入的调查研究,采取必要的措施避免遗漏与失误以赞歎代替嫉妒,切实履行应尽的职业,向投资者或客户提供规范的专业意见。

  单纯一条未经核实的市场传闻和多年前的媒体报道资料向客户推荐显然有失专业水准。

  令人震惊的是,调查发现,从今年年初到现在,紫金矿业一直不是该证券公司研究员重点研究的公司,其间从未正式发表过有关紫金矿业的研究报告,真搞不懂该研究员到底依据什么向客户推荐的。

  北京某证券基金投资经理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研究员貌似有失职业操守和专业水准,其实他们这样有着各自的利益。国内一些知名证券公司研究员,背后都是千万级投资者俱乐部的成员!”

  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向表示,“券商发布这样短信、邮件已经涉嫌违反中国的证券市场法律法规。”

  据宋一欣分析,券商短信内容涉及非公开的对股价产生重大影响的内幕信息,向其机构客还有追求户发送这样的短信,其行为本身已经涉嫌利用内幕信息为他人牟利。此外,短信邮件内容带有明显的暗示倾向,与紫金矿业公司公告的实际事实存在重大出入,此举又涉嫌制造传播虚假信息。

  从紫金矿业7月10日当日股价逐级滑落的市场走势,明显有先知先觉资金在大举出逃。

  缺失的监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紫金矿业之所以于7月10日中午的时候发布H股澄清公告,是香港联交所在看到有关媒体报道后主动要求他们澄清的。

  而国内投资者见到紫金矿业发布的澄清公告则比H股公告整整晚了一天。

  广州一位听消息买入紫金矿业被套了近6个百分点的个人投资者情绪激动地向表示,“香港H股股东是股东,我们A股股东也是股东,为什么同样的股东两种待遇!”

  曾经就为什么不要求紫金矿业同时发布A股澄清公告或实施紧急停牌,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投资者咨询求教,接线工作人员告诉,上交所有完整的停牌和信息披露规定,至于为什么不要求紫金矿业同时发布A股公告及H股和A股投资者公平待遇如何解决问题,工作人员只是表示会把的意见反映给有关部门。

  事实上,我们A股市场并不缺乏紧急停牌、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的先例。

  就在金矿业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传闻被传播的沸沸扬扬前一天,7月8日,在深圳上市的五粮液(000858,股吧)(000858)于当日中午13时临时停牌并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因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拟筹划重大可能影响股价,没有公开披露的事项,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经公司申请,该公司股票五粮液(证券代码为000858)自2009年7月8日13:00起停牌,待公司刊登相关公告后复牌。

  据悉,五粮液被实施临时紧急停牌的原因是,当时市场已经盛传五粮液集团将要把钱的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而上交所对重大商业机密已经泄密的紫金矿业并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措施。

乐家纸巾架厂家,乐家纸巾架批发
杭州钻采设备厂家
萍乡国产批发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