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云乱煜

2019-06-25 00:10:41 来源: 成都信息港

历时三载,近三百余万字,终于结束了。(有?(意?(思?(书?(院这一卷拖了很久,不过结束得不算突然,萧煜已经走到了人间舞台的顶点,自然该是谢幕了。覆云乱煜,本名不叫这个,应该叫做逆萧,逆是叛逆,萧是萧煜,嗯,就是叛逆的萧煜,反抗父亲,反抗岳母,继而反抗朝廷,当再无可以反抗之人时,已然坐拥天下。这本书是我真正写完的个长篇,时间跨度很长,很多地方都不尽如人意。比如有些埋好的伏笔我自己给忘了,或者是我后来突然冒出个想法,却与前面的设定不符等等。还有就是人物的性格把握得也不是很好,比如说女主林银屏,这是个很受争议的角色,也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因为她是我参照身边的一个人写的,嗯,一个比较“麻烦”的女人,所以终萧煜也没开成后宫。话说回来,刚开始写林银屏的时候,她的原型还是一个给我添“麻烦”的女人,写到后半段时,那个女人却已经与我分道扬镳,各不相干。我本想让林银屏生下萧玄后就死去的,可是终也没能狠下心来,只能让前半段写她一直重病的伏笔白费掉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林银屏在后半段变得比较像一个正常的小说女主角,不再给萧煜添什么乱子。萧瑾是一个穿越者,书里已经点明,是魂穿,知晓历史进程。不过因为他的穿越,蝴蝶效应,本该在草原兵败身死的萧煜没有死,反而是打败了徐林,入主中都。历史改变了,萧煜成为主角,所以萧瑾这个穿越者也就只能失败了。秋叶算是男二号,书里一直是两条线,一条明线是俗世间的争斗,以萧煜为主,暗线就是以道门为主的修行界争斗,以秋叶为引子,在逐鹿天下中,两条线合为一条,这是封神榜模式。萧烈这个角色,很关键,有些方面参照了洪玄机,不过我并不想忤逆父子人伦,所以我也不让他一坏到底,在某些程度上进行转变,让他变为一个忍辱负重的父亲,一个时时刻刻都要板着面孔严厉说教,对儿子付出很多却从不表达出来的中国传统严父形象。总得来说,这本书的主旨就是争权夺利,所以的结果是萧煜登基称帝,而不是闲云野鹤去修仙。修行者们也是如此,他们不是清心寡欲求长生,而是将自己的境界变作一个个筹码,在这个世界中博取更大的利益,所有修行者都是如此,所以本书中没有隐世高人,也没有淡泊名利之人。回首再看,本书作为一个初学者的作品,少不了模仿的痕迹,下面一一列举,整个开头都有些模仿梦入神机的阳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写,签约都过不了,编辑不认可,我现在的新书就是这样。接下来的一段,因为我那时候开始看《将夜》,所以文风上模仿猫腻的将夜,角色说话的方式,情节衔接的方式,细节上的繁琐描写等等。总之,猫腻大神的文青和酸,我学不来,写着写着我就给忘了,所以不伦不类。再接下来,是很混乱的一段,这时候的我没有形成自己的文风,很容易被带偏,将夜又看完了,打个比方来说,今天看这本张小花,自己写的时候就不自觉学搞笑风格,明天看那本三天两觉,又不自觉学吐槽,后天开始看雁九了,又想写家长里短,很无奈。然后,我作为一个老读者,我有点腻歪现在的流行网文,不是写得不好,而是我看得太多,套路也算是熟悉了,难免审美疲劳。所以我通过将夜的类似作品搜索,一本大作出现了,那就是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烽火,不用我多说,大内总管是也,我在书中情节提到过萧煜在读一本话本小说,说此文乃是宫内一位司礼监秉笔所作,其实就是在说烽火的雪中断更了(笑)。烽火的文笔,装逼,腹中学识,不用我多说,有目共睹,不太好的地方就是更文太随性,我早就听闻大名,无奈总管之名实在如雷贯耳,竟是未曾有一本完美收官完本的小说,不敢轻易入坑,只是远远眺望。这次实在书荒,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然后跳出这么两句话,一句是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另外一句是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便毅然入了雪中大坑,前二十万字不觉如何,只觉文笔细腻,逐渐深入之后,顿时惊为天人。那一年有两本网文让我好生惊艳,一本是将夜,另外一本就是雪中悍刀行。后来证明我的眼光还是可以的,这两本网文双双获奖,将夜获得首届网络文学奖金奖,雪中悍刀行获得银奖,另外一本获得银奖的作品是拍成电视剧后火得一塌糊涂的琅琊榜。话归正传,开始看雪中之后,我的文风不可避免地发生第三次转变,模仿总管,不过有些难度,还是不伦不类,而且还学了在结尾用一句话装逼的习惯,这一段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不过我的理念与总管的实在不太相合,我让我笔下的萧煜奔着皇帝去的,总管笔下的徐凤年却是隐居了。(吐槽:因为舍不得让北凉的老人死干净?你特么的打北莽早就死得差不多了啊!因为当皇帝太累,所以不想当?那你当个昏君好不好啊,明朝皇帝都要哭死了啊。徐北枳的一句话说得真没错,唾面自干啊。)而且我也看了一句话,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我感觉我不能继续模仿下去了,我要写出自己的风格,于是我就挥泪和总管装逼文风告别了(笑)。本文的一段时间,我基本不怎么看网文了,所以也有一点自己的固定风格了,不过还是能看出一些以前模仿学到的痕迹,只能边写边学吧。有时候我也在想,幸好我这本书没人看,也不火,更没赚钱,否则,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跳出来骂我抄袭,给我做调色板,让我身败名裂啊。(不过可悲的是,我现在连身败名裂的资格都没有,真是呜呼了个哀哉的。)说到抄袭,书中的檄文,诏书有一小部分是我自己东拼西凑写的,大部分都是历史上的名作,要全文背诵的那种。(笑)至此,本文算是大体结束了,当然还有不少坑没填,不过是我故意的,因为我写了一本新书《那年那蝉那把剑》,书中故事发生在萧煜登基后的五十年,新的主角新的故事,没填的坑都会在那里完全填好的。这本书以覆云乱煜为框架背景,做了一些修改和调整,我也总结了下自己的写作经验,写了个大纲,自我感觉比前作要好,起码不会那么乱。在我写这篇后记的时候,新书已经有四十余万字了。(没错,一卷之所以拖这么长时间,因为我去写新书了)如果还喜欢我写的东西,那就请移步去我的新书一观。(当然,还是免费的,而且不再模仿了,不过这一次连签约都没有了,果然啊。)我的作品相关里面就有,搜索也可。感谢诸位的一路陪伴。我在《那年那蝉那把剑》中静候诸君。

浙江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厦门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资阳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